悉尼代写,商科assignment代写,网课代修,论文加急-OnlyEssay

  • Hi:歡迎來到onlyessay論文網!
  •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經濟學 > 國際經濟 > 正文

    歐洲前現代化時期的家庭與工廠制度的形成(上)

    悉尼代写,商科assignment代写,网课代修,论文加急-OnlyEssay來源:網絡  時間:2017-06-30 15:27:00

      內容提要:本文首先描述和分析了作為歐洲前現代時期基本經濟組織的農民家庭或農戶。在工業化初期階段,家庭作為一種工業組織形式與較大規模的其他組織形式相比,轉換成本方面的劣勢尚不明顯,卻可以相對節約組織組建和運行過程中的交易成本。歐洲手工業的發展經歷了一個“從鄉村到城市,再從城市到鄉村”的階段。經過由城市重新回到鄉村的家庭工業不僅已經完成了生產與消費的分離,而且發生了生產與銷售的分離。受包買商或工場主控制的農村家庭手工業構成了向工廠制度和超家庭的企業組織形式過渡的一個階梯。隨著工業化過程的進一步推進,集中式的組織形式取代分散式家庭組織而占據了主導地位。對于生產組織形式的根本轉變這種重大的社會現象是不能完全用任何單一因素解釋的,本文集中論述了傳統人際關系在勞動力的聚集和資本的聚集過程中的積極作用。

    一、作為前現代化時期基本經濟組織的家庭

    在前現代化的傳統農業社會階段,家庭是最為普遍的基本經濟組織。很多比較文化的文獻在比較傳統農業社會的中國和西方時談到:中國是一家一戶的小農經濟為主,西方則是莊園經濟或領主經濟。應該說,在歐洲處于莊園經濟時期,這確實是中西方傳統農業社會的一個重大差別,而且,即使在莊園經濟崩潰之后,西方前現代化的土地制度與中國傳統社會中的土地制度也存在一些重要差別。但從生產經營的組織形式看,西方前現代時期的傳統社會也是以一家一戶的小農經濟為主。在歐洲,自羅馬共和國末期,已經出現隸農制[1],并逐漸取代了原來盛行的奴隸制莊園經濟,而在發生于產業革命前的農民解放運動中,農民獲得了人身自由,其與領主的土地關系在很大程度上實際上是一種永佃制,領主一般也不干預農民的生產活動。也就是說,前現代化的西方農業生產組織同樣是以一家一戶為基本單位的。總之,從生產組織的角度看,如果簡單化地作一比較,與其說前現代化的中西方農業生產組織是莊園經濟與小農經濟的差別,不如說是大體上均為小農經濟。

    小農經濟的基本經濟組織是農民家庭或農戶。嚴格地說,農民家庭與農戶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在這里,我們對這兩個概念作如下區分:就親緣關系與功能性關系而言,相比之下,前者更強調成員間的包括血緣和姻緣的親緣關系,后者則更強調在一起生活和生產等功能性關系;就生活功能與和生產功能而言,前者更強調生活功能,后者更強調生產經營的功能。由于一般說,這兩者之間一致性的程度相當高,因此,人們在有關的論述中通常將兩者互替地使用。但是,如果我們稍作細致的分析就可以發現,在不同的傳統社會中,這兩者之間一致性的程度是不同的。

    兩者之間是否一致在于作為經營單位的農戶是否包括了一些與農戶家長不具有直接親緣關系的成員。一般說,這種一致性程度的差別與土地制度特別是相對于一定生產力條件的經營規模和土地經營權的分布狀態有著密切的關系。在農民的生產力水平和按血緣、姻緣關系組成的家庭規模大體相當的情況下(這一假設大致符合東西方前現代化時期的情況),土地經營規模小,則對外部勞動力需要較少;土地經營規模較大,則對家庭外勞動力的需要必然較多。而在歐洲和中國傳統農業社會階段,土地經營權的分布狀況和土地經營規模有著明顯的差別。這種區別與繼承制度有著直接的關系。

    在歐洲封建社會中,普遍存在的是以領主所有為核心的一種土地的“多級所有制”(王詢,1994,PP.71-72)。就領主這一層次說,其不同于東方的是,一個村的土地一般只有一個領主,甚至一個領主可能擁有幾個村或莊園的土地,其土地所有權的分布遠較中國更為集中,而長子繼承制則是保持這種分布狀態的一個重要機制。

    就農民階級來說,永佃制下的土地經營權也與領主的代際繼承一樣,同樣普遍實行著長子繼承制,這就使得經營權不致由于繼承而分散,與中國相比,其經營權的分布較為集中,一戶農民的土地經營規模較大。根據西德爾的研究,在中世紀全盛期和末期,這種經營權的繼承, 是由領主強制農民“退休”,將權力移交給其某一個子女(通常是長子)實現的。“一般情況下,農莊的移交與繼承人的結婚在時間上是一致的。...那時地主對農民經濟施加了強大的影響。如果從經濟上對地主是必要的話,那些沒有人身自由的農民就會被地主更換。地主的利益是,使那些因年老或多病而不再有完全勞動能力的農民退休。...由地主進行的‘使老農民退休,新農民接班’的實踐,出現了農民的習慣法,這一習慣法在繼承法實施后還是堅持了下來”(西德爾,1996,PP.50-53)。

    由于一個農戶土地經營規模較大,“從長遠的家庭歷史來看,歐洲的農民經濟僅有父母-子女群體的勞動力還不夠”,需要從家庭之外補充勞動力。“對家庭勞動力的補充可以區分為3種類型:一種是形成錯綜復雜的復合家庭形式,其中包括許多父母-子女群,從而擁有很多勞動力(尤其在俄羅斯及東南歐地區);一種是由未婚的長期雇工補充。這些長工與農民家庭在社會與戶籍上合為一體,因而仍被計算在‘農民家庭’中(其典型存在于德國、奧地利、瑞士以及法國大多數地區);另一種由短期雇工補充。但是這些短工在農民家宅外面生活,他們有自己獨立的家戶,因而不計算在農民家庭中(其典型存在于北德、易北河以東、匈牙利、北意大利或法國地區)”(西德爾,1996,P.9)。由此可知,對于“中歐和西歐”大部分地區,農民家庭對勞動力的補充是通過西德爾所說的第二種“類型”解決的。

    與對家庭外勞動力的較多需要相對應,“在那些實行地產單獨繼承權的地區,由于農民的孩子中只有一人繼承農業產業,則形成了一個廣泛的‘低于農民的’居民階層”(西德爾,1996,P.6)。這些“低于農民階層”的家庭需要靠出賣勞動力維持生活。“與廣為流傳的有關農民社會的陳見相反,從18世紀前半期以后,在中歐和西歐許多地區,缺地和無地者已形成為農村居民中的一大部分。所謂‘農民解放’,同樣也有助于農民以下階層居民的增加。1800年,普魯士農村居民中獨立農民階層、小農階層以及低于農民階層的居民還大約占1/3;19世紀前半期, 農民以下階層的居民有了顯著的增加;到19世紀中期,無地農民所占比例已達全普魯士人口的1/3。在奧地利也有類似數量的增加”(西德爾,1996,P.7)。 這恰好為占有土地經營權(和部分所有權)的農民家庭吸收家庭外勞動力提供了條件。“不僅由血緣關系和婚姻

    親屬,而且由非親屬來滿足對勞動力的需求,這是西歐和中歐農民經濟的一個特征”(西德爾,1996,P.36)。 由于農戶中普遍地吸收了一些來自“低于農民階層”勞動力和其他農民家庭的非繼承子女,而這些外來者與農民夫婦并無親緣關系,卻在戶籍上依附于雇傭他們的農戶。因此,農戶的規模常常大于中國傳統意義上的小農家庭,形成了很多家長制的“大戶經濟”[2], 農戶與農民家庭一致性較低。

    而且,歐洲農戶的成員“同農民夫婦有無血緣關系只起次要作用” ( 西德爾,1996,P.9)。一方面,“通常農民雇主也被選作教父, 以經濟為基礎的工作關系在這兒又加上了一種父權的特征。...一部分長工是農民夫婦的親戚”(PP. 39-40)。對于大多數還在孩提時代便充當仆役的年青人來說,農民的家戶共同體成為“延伸的父母家”(西德爾,1996,P.44)。另一方面,作為家長的農民夫婦子女與外業者的地位并無明顯的差異。“農民子女與長工一起進餐,并住在一起,其在家庭中的地位并不比外來的雇工優越”(西德爾,1996,P.41)。 甚至“年紀較大的仆役常常對年紀較小的農民子女具有明顯的權威性作用(西德爾,P.34)。在就餐、 勞動過程中,能力較強的外來雇工均優越于農民子女,雇工頭經常呵斥甚至打罵農民子女(西德爾,1996,P.44)[3]。

    二、工業化早期的家庭企業

    從某種意義上說,工業化也就是工業組織發展的過程,而且,這種組織的發展一般不是由政府主導的,而是以自組織過程為主的。在前現代化時期及工業化早期階段,由于市場狹小,機會缺乏,“聯合的藝術”不發達(托克維爾,1996),在不具有緊密關系者之間達成“一致贊同”是很困難的,因而由原來各自獨立的行動者平等自愿地將其擁有的部分資源聚合在一起,組合成一個較大的新組織是相當困難的。同時,在工業化早期階段,由于資本積累和集聚程度有限,“有紀律”的自由勞動力以及富有組織才能的企業家的缺乏,由某種資源的所有者借入或購買其他人所擁有的資源并將其組合起來創立組織[4]也存在一定困難。而且, 整個社會的外在環境也較不適應于較大的企業組織和“工廠制度”。因此,在工業化早期階段,進行組織創新的成本較高,而對于早期工業化過程而言,家庭是一種最為基本也最為普遍的既存組織,以家庭這種既存組織作為工業化早期的經濟組織形式則不必付出組織創新成本。

    利用家庭中原有的、緊密的傳統關系還可以節約組織運行過程中的交易成本。家庭內部的人際關系是非常緊密的,傳統社會中的家庭就更是如此。這種過于緊密的人際關系雖然不利于產生純粹的經濟交易,但卻有助于生產中的合作、利益的分享和風險的共擔。而且,按照傳統社會普遍流行的觀念,利益和風險也應該在最親密的家人和親友之間分享和分擔,而不宜與外人分享和分擔。換個角度說,在陌生人或關系不甚密切的人們之間,要在重大問題上合作,并分享利益或分擔風險,就需要有更為明確的正式契約,而在工業的早期,人們制訂和執行更為明確的正式契約的能力較低,成本極高。家庭中密集的人際關系則恰恰提高了人們處理模糊契約的能力,[5] 節約了作為一種經濟組織的家庭在運行過程中的交易成本。

    此外,無論是組織組建過程還是運行過程中的交易成本都受組織規模的影響,因此,組織的發展必然地是由小到大的過程。同時,由于在工業化的早期階段,技術發展水平較低,由技術因素決定的經濟規模較小,組建較大企業的組織創新收益也較小。家庭既是既存的基本組織,也是小規模的組織,這也使家庭自然地成了工業化過程中工業組織發展的起點。

    總之,在工業化初期階段的技術條件下,家庭作為一種工業組織形式與較大規模的其他組織形式相比,轉換成本方面的劣勢尚不明顯。而在當時的社會、文化條件下,以家庭為工業組織可以相對節約組織的組建和運行過程中的交易成本。因此,家庭作為最基本、最普遍的既存組織,便成了工業生產組織的主要形式。

    有關歐洲工業化早期階段的經驗研究文獻也說明,早期的工業是從小規模的,并且是以家庭為組織形式的家庭工業開始成長起來的,在歐洲工業化的早期有一個以家庭工業為主導的階段。保爾.芒圖在《十八世紀產業革命》一書中指出, 在17-18世紀,作為英國工業革命發源地的曼徹斯特、利茲等地,其工業生產仍然是以家庭工業為主的。“制造商(Manufacturer)在這一時期并不是工業界巨頭,相反地,他就是工匠,亦即以自己的雙手勞動的人”(芒圖,1983,P41)。 西德爾也曾寫道:“18世紀期間的蘭開夏地區,處處都是從事棉花加工的家庭工業”(西德爾,1996,P.127)。只是隨著工業過程的深入,家庭工業才逐漸為新的組織形式所取代,并集中或重新集中在城市。而且,這種取代從來不是完全的,家庭作為一種工業組織形式,并末消失,只是退居次要地位。

    現代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歷史和現實情況進一步地表明,家庭作為工業化早期基本的、占主導地位的工業組織形式是普遍的。而且,以家庭為組織形式從事工商業活動并不是在工業化初期才開始的,而是在傳統農業社會中即已經存在。在傳統農業社會,農民家庭通常也同時進行一些手工業生產。家庭工業是一種內生的工業組織形式,是一種“草根”式的工業。但是,在歐洲一些地區,家庭工業在工業化早期階段取得了突破性的發展,從而構成了工業化的一個歷史階段,成了后來大工業發展的一個臺階。

    在中世紀的歐洲,手工業逐漸集中到了城市。不過,中世紀歐洲城市手工業本身也有限制其進一步發展的內在因素,特別是受封建行會的嚴格限制。行會對手工業的這種嚴厲限制也是早期工業化經歷了一個以農村家庭工業為主,而不是直接以城市手工業為基礎,在城市發展起來的一個原因。“由于行會手工業以其‘自我封閉’來對付工商業的競爭和擴張,于是,那些未組織在行會中的工商業便首先轉移到了農村地區。...到1800年左右,德國有些地方農村手工業者數量甚至超過了城市手工業者”(西德爾,1996,P.84)。 庫利舍爾也在《歐洲近代經濟史》一書中寫道:“18世紀末,法國羊毛工業中,農村家庭工業占統治地位”。“同樣,在德國,17世紀,尤其18世紀,工業一經突破局部市場的框框,立即就帶有農村家庭工業的顯著特征”(庫利舍爾,1990,P.143)。 布羅代爾寫道:“在1780年的奧斯納布呂克四周的農村,所謂麻紡工業,那就是農民加上妻子、兒女和雇工”(布羅代爾,1993,第二卷,P.319)。保爾. 芒圖則說當時的“制造商”同時“也是土地所有者。...他的房屋四周有幾英畝大的園地。...養一兩匹馬...通常還有一兩頭母牛、家禽,但沒有時間耕種”(芒圖,1983,P41)。 也就是說,“他”不僅是老板

    兼工匠,而且也是個農民,居住在農村。總之,在工業化過程的一個階段中,歐洲的家庭工業中,大部分分散在廣大的農村。

    如前所述,歐洲手工業的發展經歷了一個“從鄉村到城市,再從城市到鄉村”的階段(布羅代爾,1993,第二卷,P.324)。它不是由傳統農業社會原生的, 而是一種新生的農村家庭工業,既不同于中國傳統的農民家庭手工業,也不同于歐洲中世紀城市行會手工業。這種新生的農村家庭工業的生產不是為了生產者自己消費,甚至不是由生產者自己拿到市場上銷售。它有著強大的城市背景,受城市商人或集中的工場主的控制。或者說,經過由城市重新回到鄉村的家庭工業不僅已經完成了生產與消費的分離,而且發生了生產與銷售的分離。如西德爾所指出的:“與城市行會手工業不同,家庭工業的產品不由生產者自己銷售,只要家庭工業工人在他們所處的農村不能自己生產他們所加工的原料(大麻、亞麻),那么,商人或小商販就會借給他們買原料的錢,或者向他們提供這些原料。一般情況下,工具(如織布機)也屬于那些以這種方式墊付資本的小商人”(西德爾,1996,P.58)。 “一位歷史學家說得好:‘分散只是一種表面現象;種種事實表明,家庭勞動已陷入一張無形的蛛網之中,而蛛絲則掌握在幾個包買商手里’”(布羅代爾,1993,第二卷,P.335)。而且,很多農村家庭手工業并不是獨立地生產最終產品,而是為城市手工工場生產中間產品,或作為最終產品整個生產過程的一個工序。“手工工場在城市內往往是家庭勞動網的終點,是生產過程最后結束的場所”(布羅代爾,1993,第二卷,P.349)。如在早期工業化中最重要的紡織工業中,很多情況下,織布階段是由手工工廠完成,農村家庭工業只進行紡紗階段的生產活動。這種分工體系與當時紡織工業各工序之間技術發展的時間序列和各生產階段勞動效率比的變動過程相聯系。在當時,“要滿足一個織布工對紗線的需求,大約需要10至12位紡紗女工的勞動”( 西德爾,1996,P.59),于是,織布階段由城市工場進行,而紡紗階段則可能分散在農村家庭之中。這些擁有相當經濟實力的包買商和工場主們是外生于自給自足農業社會體系的,特別是產生于各相互隔離、同質的農業社會體系的邊緣,或遠程貿易之中,以及擺脫了行會控制的一些富有的手工業師傅。正是這些受包買商或工場主控制的農村家庭手工業構成了向工廠制度和超家庭的企業組織形式過渡的一個階梯。
    相關論文

    最新論文

    熱點論文

    [心理教育淺談家庭教育對當代小學生心理健康的影響
    摘 要:家庭教育& 22312;孩子人格培養中的& 22320;位無與倫比,因此家庭教& 32946;對小學生心理健康的影響不容忽視& 12290;本文從家庭教 [全文]
    [心理教育關于小學生心理素質培養和心理教育
        & 38543;著素質教育的全面& 25512;進,心理素質教育在素質教育中& 30340;作用日益突出,逐漸成為我國教育& 24515;理學研究中的一 [全文]
    [心理教育關于積極心理狀態的培養與形成
    論文代寫網: 摘 要& 65306;我們教師希望學生們學習積極& 21162;力,我們還希望他們主動、持續發& 23637;,提高綜合素質,這就要培養學& 2 [全文]
    [心理教育農村留守兒童心理問題的成因及對策淺析
    摘 要:親情缺失& 12289;家庭監管缺位、學校教育& 32570;失和社會關注不夠是產生留& 23432;兒童心理問題的主要原因。政& 24220;、學校、 [全文]
    [心理教育對初中學生進行心理品質教育的分析
    摘 要:心理& 21697;質教育是學校教育中一項& 33392;巨的任務,做得好壞與否,直接& 20851;系到教育教學工作能否順利進行& 12290;增強學 [全文]
    [心理教育關于做好班主任 當好心理師
    摘 要:為班& 20027;任一定要以心理疏導為抓& 25163;,對于班級管理工作,& 19968;定要有耐心和頑強的& 27589;力,始終保持“鍥而& ...[全文]
    [心理教育關于關注教育細節 關注學生心理健康
        1999年我從師范學校畢業& 21518;參加工作,一直擔& 20219;著班主任工作。我堅信“嚴師出& 39640;徒”,因此“克己嚴謹& 8221;...[全文]
    [心理教育探析小學生自卑心理的矯正藝術
    摘 要:由于種種& 22797;雜因素的影響,自卑& 24515;理在現代小學生中比較普遍,& 26082;影響學生健康個性的建立和正常& 30340;人際交往 [全文]
    咨詢熱線:0755-26008394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售前咨詢
    售后咨詢
    微信號
    Essay_Cheery
    微信
    澳洲作业代写,essay代写,网课代修,exam代考-ESSAYSHIFU 代写essay,代写assignment|DRS英国论文代写留学推荐网站 Assignment代写,【essay代写】美国作业代写-留学代写ESSAY网 Dueduedue论文服务-【美国论文代写】加拿大论文ESSAY代写服务 ESSAYCASE |essay代写|assignment代写|paper代写,全球在线写作中心 EasyDue™-北美地区论文作业ESSAY代写服务机构,作业代写-覆盖100+全学科 EssayBerry:美国论文ESSAY代写服务,代写essay,统计代写,代写文章 EssayWill-论文代写网|经济代写,数学,CS代写,Assignment代写 Essaymint:专注软文代写和代写作业等服务|作业代写-100%原创高分 Essay代写,论文代写,Report代写,网课代修-浩天教育